高二作文议论文

时间:2022-08-15 20:13:26 高二作文 浏览:362

高二作文议论文

  在学习和工作的日常里,大家都写过论文吧,论文是描述学术研究成果进行学术交流的一种工具。那要怎么写好论文呢?以下是小编整理的高二作文议论文,欢迎大家分享。

高二作文议论文

高二作文议论文1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是一粒沙子。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不过应该是已经过了很久很久。我不能去想去的地方,只能靠着其他外力移动。不过,我到过很多地方,无聊时,我就会看着天空发呆,那里总是很明亮,光芒仿佛无边无际。

  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可以透过阳光的东西。他们是那样干净、明亮、纯洁。被阳光一照,仿佛在发光一般。如果,我也能感受一下阳光穿透身体的感觉,那该多好!

  可是,我只是一粒沙子。不够明亮,也不够迷人,没有人会在意我的存在。或许,我的存在只会让这个世界多那么一点点灰色。或许,这个世界并不欢迎我。

  我不记得是第几百零几次或是几千零几次,一阵风把我吹起,一阵天旋地转后,我落在了一只鹰身上。他是一只雏鹰;它只会扑哧扑哧地拍打翅膀,靠着另一只大鹰的哺育生存。

  就像这样,日复一日,小鹰一天天地长大,胃口也变得越来越大。大鹰更加频繁地带回食物喂小鹰。一次大鹰像往常一样回来,却没有带来食物,而是将小鹰带到了悬崖边。

  我向悬崖下看了一眼,不禁打了个寒颤。好危险的感觉,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突然,大鹰用翅膀将小鹰往前一推,小鹰瞬间踩空,带着我一起直往下落。它想杀死小鹰吗?难道是嫌小鹰吃太多它养不起?

  我又能做什么呢?只有放弃。我闭上眼睛。也许,等待我的只有昏暗无光的谷底,再也不会有一阵风把我吹起,我的世界从此暗淡无光。

  过了许久,并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摔在地上的痛感。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小鹰在上下有力地挥动着翅膀。天啊!周围的景色多美呀!原来,天空还有它更加迷人的一面。我第一次离天空这样近,第一次感觉自己离阳光那么近。

  小鹰似乎很兴奋,使劲拍打着翅膀,现在它已经是苍鹰了。一阵风吹来,它一头扎进风中,逆着风划过。我就这样又被吹走了。谢谢你,小鹰,是你让我觉得,阳光离我是那么近。

  这阵风刮了很久,之后我又换乘了好几趟“列车”,最终落在了一堆沙子中。一辆铲车将我搬起,我进了一个大火炉,意识模糊的我只觉得好烫。等我醒来,我发现自己已经被固定在窗户上了。我的身体也变得同那些我羡慕的东西一样,干净、明亮、纯洁。从此,风再也吹不走我了,我不必再浪迹天涯。

  这是一粒沙子的渺小梦想!

高二作文议论文2

  总有一天你会走在一条陌生的路上,那里没有曾经晶亮的雨露,没有曾经惹人怜爱的花蕾,也没有那些柔软的不谙世事的光泽,那是名为“成熟”的路呵。你是否会转身,微微氤氲眼眶,对着自己的曾经扼腕痛惜?

  当你到了再不能称为“少年”的年纪,你是在为自己的成长而欢呼雀跃,还是在为再不能流转的青春韶光而黯然伤神?无论如何,那些年少往事都将尽数跨入生命长河,在你的人生中晕染着柔和的光晕。取而代之的,是名为成熟的光亮在静静闪烁。当你褪去那些青涩的稚嫩,洗净铅华后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想想看你将会看到什么样的世间?成熟所带来的,全都是成长的喜悦?不尽然。

  余秋雨说过,“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冷漠”。但需要怎样的'千帆过尽,看过怎样的举世繁华,才能历练出一份如此从容不迫的淡泊,才能真正明白自己只是这光怪陆离的浮世绘中的一枝小小的青莲,才能懂得自己虽是这举目无垠的世界中的一个过客却坚持要留下熠熠生辉的一笔的重要。有些人讲只要十八年,只要十八年便能把一颗冥顽不化的顽石磨砺成平滑圆润的卵石。可是我想,成熟的真正含义,有些人到了八十岁都不一定参透,何况十八岁?成长不等于成熟。十八岁过后你自立,可那些不谙世事的光泽又有几个人会真正将它们一丝不苟的遮掩起来甚至一点点抹去?

  当你的心灵还稚嫩,当你的理智还冲动,当你的眼光还未被世俗所湮没,当你还认为梦想总会实现,那么,你还在路上,你还在拥抱着太阳,你还未看见阳光背面的尘埃泥淖,你还作为一个朝圣者有信仰的活着,你还没有成熟,你还未采撷到一株从容美丽的花朵。那么,趁着你还是一颗不谙世事的小花,尽情的随风摇曳吧,享受着雾霭流岚赐予你的甘露,用你别具一格的清澈眼光去看这个世界。陶醉其中吧,趁成熟还未降临,趁着那份冷漠还未强加到你身上。

  成熟是美好的,但谁又能否认还未到达成熟时的那份不谙世事是柔软晶亮的光泽呢?成熟纵然令人神往,可那份理智需要用你的纯洁澄澈,用你的血气方刚去换取,谁能完全割舍那份青涩呢?

  成熟诚可贵,但你少年时的清澈目光更为可爱。你一定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对着穿透雾霭的阳光扼腕痛惜:

  “啊!我那不谙世事的光泽!”